星闻丨领星 AACR 成果速递,5 项实体瘤相关研究展现科研硬实力

2021-04-16 18:06 来源:丁香园 作者:
字体大小
- | +

2021 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年会(AACR)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每日都有最新的科研进展破势而出,各类高质量肿瘤研究成果、全球肿瘤临床技术焦点层出不穷,数不胜数。

作为肿瘤精准医疗践行者,领星医学也不甘示弱,在 AACR 盛会期间以电子壁报的形式向全球学界报告最新的五项科研成果,涉及多个癌种,呈现通过真实世界临床数据及基因组测序数据的分析带来的临床研究进展实例。

接下来,为大家带来五项研究成果的现场报道:


01

Poster #2523

Novel 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in late stage colorectal cancer

(晚期结直肠癌患者基因组特征)

背景:微卫星不稳定的结直肠癌患者可以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治疗中受益,但这部分患者仅占全部结直肠癌患者的 15%,其他患者依然缺乏有效的能够指示治疗的生物标志物。

方法:我们对 112 例结直肠癌样本进行了全外显子测序,其中包含 86 例原发病灶样本和 26 例转移病灶样本。依据发病部位和微卫星不稳定的状态,原发病灶样本又分别被分为左半结直肠癌-右半结肠癌;微卫星不稳定-微卫星稳定。分析方法包括体细胞突变、拷贝数变异、胚系突变和突变指纹特征。

结果:通过对原发-转移样本数据分析比较,我们发现了原发样本中特有的突变基因。在左半-右半的对比中发现更多显著差异突变的基因发生在右半结肠,包括几个之前在结直肠癌中很少被报道的基因。此外,TP53 突变只发生在微卫星稳定的肿瘤样本中,提示其可以作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疗效评估标记物。

结论:我们从多个不同的角度对晚期结直肠癌进行了综合分析。不同分组之间的差异突变基因为后续的生物标志物开发提供了依据。


02

Poster #2522

Exploring the prognostic and predictive value of circulating tumor DNA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colorectal cancer and chemotherapy

(指纹 ctDNA 监测标准化疗的晚期结直肠癌患者预后价值评估)

背景:最新数据表明,循环肿瘤 DNA(ctDNA) 能够预测不同癌症类型的治疗效果,包括早期的结直肠癌(CRC)。然而,大多数报道的 ctDNA 检测主要是基于监测少数热点突变,且对晚期 CRC 的预测价值仍不确定。我们前期开发了基于每个患者高频的体细胞突变基因的 ctDNA 指纹图谱,能够更精确地监测治疗反应。本研究评估 ctDNA 指纹对晚期结直肠癌化疗预测作用。

方法:我们纳入 122 例 CRC 患者,监测其 ctDNA 指纹在治疗过程中的变化。71 例患者接受标准化疗,并利用 ctDNA 指纹图谱的变化来评估预后,分析了 ctDNA 指纹水平与患者总生存期之间的相关性。

结果:在 122 名入组患者中,ctDNA-high 组患者的 OS 短于 ctDNA-low 组。此外,ctDNA 指纹图谱的变化与化疗过程中的生存时间有关,ctDNA 下降组具有更好的临床效益。在 34 例晚期结直肠癌患者中,我们比较了 ctDNA 指纹在预测临床结果与影像诊断的一致性,发现 52.9% 的患者 ctDNA 指纹与影像诊断结果一致。

结论:本研究证实了 ctDNA 指纹基线水平与 CRC 患者生存时间之间的相关性。更重要的是,ctDNA 指纹水平的变化是晚期结直肠癌化疗疗效和患者预后的一个有效生物标志物。


03

Poster #1457

Discovery of biomarkers associated with treatment responses to sorafenib and transarterial chemoembolisation (TACE) in Chines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patients

(中国肝癌人群经索拉非尼和动脉化疗栓塞 (TACE) 治疗预后分子标记物探究)

背景:肝癌是最致命的肿瘤之一,而肝细胞癌(HCC)占原发性肝癌的 90%。索拉非尼是治疗肝癌的主要药物之一,可将晚期 HCC 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时间从 7.9 个月增加到 10.7 个月。然而,约有 60% 的 HCC 患者对索拉非尼的疗效不佳。同样,TACE 也是治疗 HCC 的有效方法,但并非所有患者都有效。因此,能够预测患者对索拉非尼和 TACE 治疗反应的生物标志物是为患者匹配最合适的治疗策略的关键。

方法:我们分析了 97 名索拉非尼治疗的 HCC 患者,其中有 24 人因死亡(n = 2)、联合用药(n = 4)、不良反应(n = 3)和无法评估结果(n = 15)而剔除,我们将剩下的 73 名患者分为 PD 组(46.6%,34 例)和 non-PD 组(53.4%,其中部分缓解组 2 例,稳定组 37 例)。其中有 45 例患者行 TACE 治疗。同时,我们对 73 名患者的肿瘤样本和匹配的血液样本进行了全外显子组测序(whole-exome sequencing, WES)。

结果:通过对两组样本数据分析比较,我们发现 PD 组患者的总生存时间较短(HR = 6.197, P = 0.013)。Non-PD 组和 PD 组的中位生存时间分别为 23 个月和 15.5 个月。此外,PD 组 SPTA1、SPEN、GNAQ 的突变频率高于 non-PD 组,而 MKI67、CTNNB1 的突变频率低于 non-PD 组。最后我们发现可能与较短的生存时间有关的几个突变基因(MUC16、FLG2 和 NANOGNB)和染色体缺失区域(3q11.2、4q13.2、11q11、11q22.2 和 17q25.3)。

结论:我们发现一些基因和染色体变异与索拉非尼的疗效和肝癌患者的总生存率相关。不同分组之间的差异突变基因为后续药物靶点开发提供了依据。


04

Poster #398

Tumor mutational burden estimated by Whole-exome sequencing across multiple cancer types

(全外显子测序评估泛癌种中肿瘤突变负荷)

背景:TMB 是预测免疫治疗效果的潜在指标之一,在黑色素瘤和非小细胞肺癌的免疫治疗中尤为显著。全外显子组测序(WES)是 TMB 检测的金标准,由于 WES 价格昂贵,试验周期长,在临床上 TMB 的检测基本被 panel 替代,基于 WES 得到的 TMB 数据较少,而 panel-TMB 的准确性存在质疑。

方法:本研究收录了 357 例接受过免疫治疗的肿瘤患者,主要包括神经系统肿瘤、胆管癌、胃癌、结直肠癌、肝细胞癌以及肺癌。对这些患者的肿瘤样本进行 WES 检测并评估 TMB,以上三分位作为阈值将患者分为 TMB-high 和 TMB-low 两种类型。

结果:TMB 在六个癌种中的分布差异较大,中位 TMB 由低到高依次为胆管癌(2.7 mutations/Mb)、神经系统肿瘤(2.97 mutations/Mb)、胃癌(3.69 mutations/Mb)、肝细胞癌(4.31 mutations/Mb)、结直肠癌(4.64 mutations/Mb)和肺癌(5.67 mutations/Mb)。这种分布与由 panel 得到的 TMB 基本相同,但 WES-TMB 数值较 panel-TMB 小。另外,在接受过免疫治疗的结直肠癌患者中,TMB-high 与生存时间显著关联,同时 TMB-high 与 MSI-high 显著关联。

结论:Panel-TMB 数值较 WES-TMB 高,但不影响 TMB 在各癌种的分布排名,因此以分位数而非定值作为 TMB 的 cutoff 更为合理。我们的结果支持 TMB 可在结直肠癌中作为有效的 biomarker。


05

Poster #944

Analysis of efficacy of receptor tyrosine kinase and 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s and insights to potential combinatorial treatment strategies in cholangiocarcinomas

(受体络氨酸激酶抑制剂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胆管癌患者的疗效评估)

背景:胆管细胞癌是一种恶性肿瘤,因为早期无明显症状,患者确诊时一般都在晚期,因而胆管细胞癌死亡率在实体瘤中居于高位。近年来药物研究人员开发了更具特异性的分子靶向药物,比如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 药物)及受体络氨酸激酶抑制药物。然而,目前尚无一项研究对这些不同分子靶向抑制剂以及它们之间的联用,或者与化疗药物之间的联用在胆管细胞癌中的真实效果做过统一评价。

方法:本研究共纳入了 286 例确诊的胆管细胞癌患者,其中 279 例有合格的全外显子组测序(WES)数据,这 279 例中又有 128 例有合格的转录组测序(RNA-seq)数据。绝大部分患者的诊断、用药、复查、随访历史都有记录。

结果:患者按用药以及所具有的基因与分子特征(比如是否有 FGFR2 重排、基因融合)的状态分为不同的组,然后进行了群组间相关性与生存分析。通过患者的全外显子与转录组数据进行与患者用药疗效相关的分组分析,绘制了中国人群胆管细胞癌中的主要高频突变基因以及突变种类,确认了大部分测试的分子靶向药物确实对患者有生存获益,然而化疗的生存获益在具有特定基因分子特征的人群中并不明显。

结论:本研究利用真实世界临床数据和基因组测序数据对胆管细胞癌进行了分析,对重要的临床经验进行了总结,发现了患者基因变异状态对不同分子靶向药物组合的指导意义,并为将来进一步在控制条件下的临床试验提供了条件。


除了上述合作完成五项研究成果之外,领星医学还与国内 200 多家大型医院的 1200 多位医生建立了长期合作,并基于对中国肿瘤患者真实临床数据和全面分子数据的分析,在消化道肿瘤、神经系统肿瘤、软组织瘤、肺部肿瘤等实体瘤领域取得了斐然丰硕的研究成果。


本届大会仍在继续,第二场会议时间为 2021 年 5 月 17-21 日,欢迎大家持续关注领星与 AACR 的精彩碰撞。


领星历年参展 AACR 回顾

AACR2019

报告题目:「Analysis of personalised circulating tumour DNA to monitor recurrence and metastasis in multiple cancer types.」

image1.jpeg

领星向全球学界展示了领星个体化定制的 ctDNA 监测多癌种复发和转移的研究成果,证实了该产品可以有效地检测 ctDNA 并预测多种癌症类型的肿瘤进展。

该研究通过评估 521 名中国肿瘤患者(包含 12 种以上的癌种)的血浆样本中的 ctDNA,发现领星个体化定制 ctDNA 的动态变化与患者的临床结局显著相关,一致性为 89.51%,大多数肿瘤类型的符合率均在 90% 以上,胶质瘤 (71.43%) 和胰腺癌 (60%) 符合率较低。此外,对于神经胶质瘤患者来说,脑脊液是比血液更适合的 ctDNA 检测对象。


AACR2018

报告题目:「Application of clinical whole exomesequencing as a predictor of clinical benefit of PD1/PDL1 blockade in aprospective study of advanced cancer patients.」

image2.jpeg

领星通过对全国 1924 例肿瘤患者的肿瘤样本及正常组织进行全外显子组测序,结合生物信息分析将临床决策路径建议提供给每位患者的主治医生,并对其中部分患者进行为期 1 年以上的随访。通过对临床数据的综合分析,发现了 PD1/PDL1 在部分患者中疗效显著的原因并且揭示了新的免疫耐药机制。


AACR2017

报告题目:「Application of clinical whole exome sequencing among larger scale advanced cancer patients in China.」

image3.jpeg

许强博士和与会人士分享了「康新源千人行」——1168 名中国大陆癌症患者临床全外显子组测序(Clinical Whole-Exome Sequencing, CWES,涵盖临床级别的生物信息分析和解读)结果:根据领星 CWES 报告提供的靶向/免疫药物选择来用药的非小细胞肺癌、乳腺癌、结直肠癌等癌种的患者,疾病控制率都得到了显著提高。


关于 AACR 年会

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成立于 1907 年,是世界上创立最早、规模最大的专注于癌症研究的科学组织。

AACR 年会是全球肿瘤研究的焦点,每年都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汇聚一堂,分享交流。

从人口科学和癌症预防,到癌症生物学、转化医学和临床研究,再到癌症康复者及其宣传活动,AACR 年会关注高质量肿瘤研究及创新的各个方面,汇集肿瘤领域最前沿的研究成果。

image4.jpeg


图片来源:领星

编辑: 虞佳男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近期热门文章
  •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