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租房往事:深夜老鼠、涨房租、开怕踢、养宠物

2018-10-10 11:31 来源:丁香园 作者:
字体大小
- | +

前段时间看媒体上讨论大中城市租金暴涨的事,再放眼身边同事——每个科室里,总有那么几个年轻人,要在外租房。

半夜吃零食让人闹心的室友

女医小马是上班不足一年的年轻医生,家在外县,来到这家医院,内分泌病区,是一名住院医。像医院内的各科室一样,病区里住着若干住院病人。医生们每日晨会后,都要在科主任的带领下,挨着病房查房、下医嘱、写病程,按部就班的翻班。

当然,还少不了补「作业」——为了节省时间,医生们多在夜班的时候,熬夜写病历。工作压力大——3~4 天一个通夜,所以,不上夜班的每个夜晚,医生小马们的睡眠,就格外的宝贵。小马住的是合租房,三个女孩,三室一厅。每人负担三分之一的房租,不然,一人租一套房,即使是在县城,以年轻人那点工资,真心负担不起。三个女孩一人一个卧室,共用厨房、卫生间、客厅,倒也相安无事。只是,盛夏时节,烧烤天气,每天夜里,不用空调都很难睡得着觉,偏偏三个卧室,只有两间有空调!小马来的早些,占了一间有空调的卧室,但三人中的一个就只得住那个没有空调的房间。

没有空调,是一个夏季的现实命题。房间没空调的女孩待业在家,整天抱着手机玩,天热,也不出去找工作。三伏天里,那女孩实在睡不着,小马好心,就让她跟自己挤在一屋,合住几天。都是天涯沦落人,小马想着能帮忙就帮忙。可是那女孩有个怪毛病——喜欢深更半夜吃零食!

她躺在小马身边,抱着手机,嘴里「咯吱咯吱」的像只老鼠,让人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宝贵的睡眠时间就这样被浪费了,但同住一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小马也不知该怎么开口……

哎!

房东把单间分隔成了「一室一厅」

面积没增,房租涨了

医生晗晗在医院西边的「城中村」租了一个单间,月租三百。以晗晗那每月 3,000 来块的工资,除了房租,还有两千多块,以这四五线城市的消费水平,这点子工资还能过得。可是,最近,晗晗所在的出租大院,里面有点热闹。原来,房东说现在是租房的「淡季」,趁租房户少的时候,赶紧把出租房装修一下,这左右邻居基本上都装修过了,自己不装修,房子都不好租了。

晗晗的那间房,自然也是需要整修的。只不过因为晗晗是老住户了,房东并没有撵她走,而是让她在其他房间过渡了一下,等到整修好了,又让晗晗搬回了原室。晗晗欢天喜地地搬回了老屋。不过,房租却涨到了 500!

因为房间里打了隔断,由原来的大门房,变成了一室一厅,且安装了空调。晗晗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晗晗安慰自己:周围的出租屋涨房租的事,也不是没有耳闻,再说,屋子里加装了空调,自己在这个非空调不过的桑拿天,也好过些。护士长不是说过:能拿钱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儿嘛。

只是,晗晗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再忍忍,自己积攒点,再加上家里的资助,自己就能付上四五线城市里一套房的首付了,脱离这出租房的日子,就快要熬出头啦!

出租屋里的「怕踢」

没人愿意住群租房,如果不是经济条件不允许。出租房里也有温馨难忘的故事,比如大家一起煮火锅,开「怕踢」。

廖医生,是一家三甲医院的骨科医生。在医院西边的城中村与同事小王比邻而居租了房。当然了,这家的房子是小王给他介绍的。两个年轻医生都谈了女朋友。各自的上班、下班,间或的,除了吃外卖、小吃,回家还都做点。

不学会做饭,这年头,女朋友也会嫌弃。当然了,女朋友来了,各自也有了大显身手的机会,可以趁机互相表现表现,为感情增温了不是?

科室里,好多同事都结了婚,成了家,有的还有了孩子。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尤其是科里的两个护士姐姐,是廖医生的值班搭档,大家彼此对班,常常一起叫外卖、出去下馆子,甚至,还会被邀请到同事家里聚餐,一来二去的,彼此脾气、气味相投。廖医生也要做东,在出租屋里开办一次家宴,邀请几个哥们姐们来家聚聚了。

特地选了个下夜班休息的日子。上午回家大睡特睡,把昨夜缺的觉,一口气补回来,中午,家常便饭的吃点。下午,去超市采购,同事蕾姐专门提前过来帮忙,择菜、洗菜、切菜、装盘,掌勺…各自来几个拿手菜,花花绿绿的几盘几碟的那么一摆,晚宴的气氛就出来了!

蕾姐指导廖医生,做出了今晚的主题大餐——麻辣小龙虾。从清洗、爆炒到装盘,有模有样、有声有色,更重要的,是色香味俱全哦!

盈盈姐迫不及待的将两只小龙虾进肚,几张图片就晒到了朋友圈,引发朋友圈纷纷点赞、艳羡、垂涎欲滴!再后来,廖医生遇到了现在的老婆,两人确定关系没多久就开始谈婚论嫁,甜甜蜜蜜的住在了一起,女朋友经常去到科里给廖医生送饭,廖医生再也不跟同事们一起吃盒饭了。现在,廖医生已经在医院周边买了房,当然,用的是房贷,但搬离出租屋的日子,已经指日可待了。

有人说,一起在城市租过房的夫妻,都可称作患难夫妻。谁说出租屋里的日子苦?只要心中有梦,苦日子也能变甜。

合租的室友养了一条狗

护士菁菁跟她的同事小徐医生,两个女孩,合租了纱厂家属院一套两居室。

开始的时候,倒还相安无事。就是后来,小徐谈了个男友,男友送了她一条小狗。在楼上养宠物,房间里的味道,变得越来越大。

小徐可能也看出来菁菁不怎么喜欢自己的「阿花」,就把狗屋安置在阳台上。可是,阿花老是趁人不注意,偷跑出来,围着菁菁乱摇尾巴,小徐甚至把盘子的菜边吃边夹给阿花,甚至,阿花还想要像对待自己的主人那样,作势要往菁菁的床上扑!每次都要引发菁菁的尖叫和排斥。

背地里,菁菁可没少背着小徐「收拾」阿花,又是踢又是呵斥的。以致于后来,阿花看到菁菁,就不敢这么忘情,悄悄夹起了尾巴。再到后来,菁菁实在还是受不了,又搬回了医院的单身宿舍……

租房的生活从来不曾轻松

当年一起租房的同仁,陆续离开,北上南下,大家偶尔在群里聊两句租房往事,恍若隔世。无论如何,出租屋里,都不是如《老友记》那样的轻喜剧,而是一群想要在城市立足的年轻人被动无奈的选择。

当时的欢笑今天回忆起来也带着一种苦涩。大家就像茫茫大海中的一些独木舟,碰巧聚在一起,挨过一些风浪,之后便各奔前程。这种缘分注定是短促的,也是毕生难忘的。

当年的租房客,现在的有房人。不知而今住在属于自己的房子里的廖医生们,而今看着新闻里那些为房租猛涨焦头烂额的年轻人,心里还在作何想?

编辑: 张洋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