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借鉴的法国私立医院发展历程

2018-05-31 14:42 来源:丁香园 作者:
字体大小
- | +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与法国私立医院协会联盟十年友好交流合作回顾

上个世纪末,从 1997 年开始,随着中法两国元首医疗合作协议的签署,中国和法国在医疗方面的交流、合作、互访一直在不停止的大踏步前进。 

2009 年,经时任卫生部陈竺部长推荐,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和法国私立医院协会(FHP)建立了友好协会关系,并聘任法国私立医疗协会会长杜儒斯(Jean-Loup Durousset)先生担任中国民营医院管理分会的名誉会长。此举受到了法国政府的高度重视。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先生亲自接见了首批中国民营医院访问团的全体成员并发表讲话予以肯定;法国驻中国使馆也为此举办了中法民营医院国际交流会;中国民营医院分会在全国年会中举办了「法国私立医院经验分享」专场论坛;出席并在法国私立医院年会作「中国民营医院发展讲座」。近十年来,双方共建了十六所「中法姐妹民营医院」。两国数百家民营、私立医院间也开展了多次互访、考察、交流和新技术引进等活动,对中法民营、私立医院的健康发展起到了积极重要的促进作用。

1.jpg

中国民营医院代表团 2010 年 4 月首次访问法期间,法国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兰先生与现任中国民营医院分会会长赵淳合影

2014 年,随着杜儒斯先生当选为欧盟的私立医院协会联盟主席。中国民营医院与欧盟各国间的私立医院交流也逐步展开并更加深入。

杜儒斯主席作为中国民营医院医院分会名誉会长,曾多次访问中国和参观考察了多家民营医院,他对中国民营医院的发展速度和一些优秀民营医院的质量感到震惊。他说「虽然我们欧洲民营医院经过了一百年的发展史,现在服务量占 73%。而你们才用 20 年,就达到了欧洲五十年的水平。」他还说,实际上我们两国在民营、私立医院的发展中所遇到的问题基本相同。有政策问题,有对医院的歧视问题等等,包括你们所形容的「玻璃墙」、「弹簧门」等。但最终都是通过诚信和不断提升医疗服务品质而战胜的。他说,中国民营医院如果跳出去看,站在时间的长河上看,其发展是非常惊人的。

据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赵淳会长介绍,欧洲和法国私立医院的发展史和实践经验,对我国社会办医和民营医院健康发展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2.jpg

欧盟私立医院协会联盟主席、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名誉会长杜儒斯先生(Jean-Loup Durousset)

杜儒斯主席在华期间,还曾多次接受过国家媒体或知名网站的采访。现在,我们将 2010 年新华社《瞭望周刊》和 2016 年《丁香园》网站对杜儒斯主席的采访加以整理转载。希望我国民营医院的投资管理者及医务工作者有所获益。

法民营医疗机构靠 3% 纯利发展,成为世界第一

1. 法国第一

这是世界卫生组织 2000 年对 191 个成员国进行卫生总体绩效评估排序的结果。

而据美国《时代》周刊 2009 年的报道,2008 年,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学院的研究人员对这一排名继续深究,其结论是:法国不仅是一个保持身体健康的好地方,而且还是一个生病时居住的好地方——在 19 个工业化国家中,法国的「可避免死亡」(本可以通过良好医疗手段避免的死亡)人数最低。

《时代》周刊还称,不堪重负的法国公共医疗部门令民众失望,许多人现在选择到私立医院就诊。

「民营医疗机构在法国非常重要,承担了 1/3 的医疗行为,甚至可以说是 40% 的工作。」法国卫生部社会事务部总检察委员美特(MetaisJacques)如是说。

2. 法国民营医疗现状

事实上,法国民营医疗机构跟政府有关部门的连接曾非常困难,「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时任法国民营医疗协会会长的杜儒斯说。

据他介绍,法国大约在 19 世纪初就开始有民营医疗机构产生,但其真正的发展则是在 100 多年后的 1945 年。「在这一年,法国开始建立社保系统,并不断将之完善,目前,不管法国人是去公立医疗机构还是去民营医疗机构,都能获得同样的补偿。这是法国民营医疗机构能发挥重要作用的原因。」

法国医疗体系目前有 3 个重要系统,包括法国医疗协会(公立医疗机构的组织)、法国医疗机构及助人协会(民营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组织)和法国民营医疗协会(民营营利性医疗机构的组织)。

据他介绍,法国现有约 1200 家民营医疗机构,床位和就诊位从 40 到 700 不等,平均是 110 张床位,而公立医院一般是 300~400 张床位。从市场份额看,大约 60% 的外科、30% 的产科、30% 的继续和康复护理、20% 的精神科等医疗工作由民营医院承担。具体到医疗项目,民营医院大致完成了 50% 的化疗、20% 的急诊、30% 的透析、80% 的门诊。

3.jpg

值得学习借鉴的法国先进养老理念

3. 三大监管方向

法国政府对民营医疗机构和公立医疗机构实行同样的监管。法国有关部门根据每一区域、不同专科形成了不同发展计划。其基本思路是,发展要定量、收费标准要根据不同专科确定不同收费标准、医疗质量要严格控制。

第一是业务量。法国民营医院每一项医疗业务的开展都要获得政府许可。也就是说,在法国,任何专科、任何专业都不能自行决定在某个城市或某个地方开医院,甚至一个已经开业的民营医院想增加一个科室,政府也不一定会允许。「事实上,法国现在开任何医院都已经非常困难,我们基本上只会继续给两种执照,一是精神病院,二是康复中心,至于其他专科,我们的床位已经太多了。」

第二是监控所有医院的资金来源。从 2004 年开始,法国大概对 2000 种病种实行按病种收费,该收费标准由政府控制,每年都有一定程度更新。但在过去的两年里,这个收费标准基本没有任何改变,「事实上,我们不敢提高价格,因为一提高收费人民就不满意。但是,当政府因为政治的原因不提高收费标准时,民营医疗机构非常困难。要说明的是,这些收费标准的每一项都要经过研讨,并最终由议会来决定标准是否可行。」

第三,政府会监管民营医院的医疗品质。从 2000 年开始,法国卫生部要求每家民营医疗机构都必须符合品质衡量表的标准。该品质衡量表的各项标准由国家制定,涉及业务、行政等很多方面。检查工作则由独立的第三方机构进行,并且每年向法国有关部门提供结果。「在我们的系统里,民营医疗机构发展最重要的因素在于其医疗品质,其次才是价格。」美特说。

他特别强调,同样一个病例对政府开支来说,在民营医疗机构会比在公立医疗机构少。比如生一个小孩,政府可能要付给公立医院 2500 欧元,但只需要付给民营医院 2000 欧元。「这对政府更为经济实惠,所以政府更希望看见非常高品质的民营医疗机构。」

4.jpg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应邀出席法国第十二届私立医院大会,赵淳会长作主题演讲,向法国同行介绍中国民营医院发展状况。

4.3% 的纯利润

法国民营医院最初是辅助公立医院的,承担一些辅助性医疗任务,现在则非常活跃,主要倾向于做那些提升医疗技术和能力的项目等,是公立医院的重要竞争者。

民营医院的发展快于公立医院,这似乎是人类的一个基本现象,因为人为自己工作和为政府工作,性质完全不同,在民营医疗机构,医生是根据手术量来收费的,因此,医生有工作的动力;而且,民营医院每天都可以计算盈利情况并随时调整,而公立医院的年度预算由政府制定,具体到每一天却没有人管理,所以会失去一定的竞争性。民营医疗机构能够让病人看得更快、病房更大、服务质量更好,或是能够选择、指定他需要的医生,自然发展更快。

当然,法国民营医疗机构也面临困难——盈利一年比一年少。「我们的毛利润一般是 12%~18%,但平均纯利润只有 3%,有一些赚得多,有一些则亏损,所以我们才需要政府来重组和整顿。」杜儒斯说。

光靠医疗业务收费,法国民营医疗机构是损失的,但加上病房收费等,则能微小盈利。

法国民营医疗协会副会长比尔尼说,据他所知,中国非常注重短时期的医疗,比如病人病了需要开刀,大家像救火一样先做这个事。但他认为,病人是一个整体,先把病人的病医好是必要的,但也要注意在救火以后和救火以前为他提供服务。「我们协会的医院,50% 跟救火有关,35% 则是提供救火以前和以后的准备、照顾,另外 15% 是精神科。」因此,他建议中国从现在就开始考虑,如何把住院后的病人转到康复中心,为病人提供更好的跟进治疗,帮助病人更好地恢复。

一些中国民营医院的管理者对法国民营医院依靠 3% 的纯利润生存壮大甚为惊奇——这意味着相当高效的管理。显然,这同样是门不易掌握的学问。

6.jpg

由法国私立医院协会无偿提供理念而设计的云南博亚医院,得到业内外一致赞誉。

5. 二战后法国民营医疗发展记事

1945 年,法国建立社会保障体系,规定每一个法国人,不管是工人还是农民,都能够享受社会保障,于是,社会保障跟民营医疗机构有了连接。

1959 年,法国颁布法律,明确医生能够自由选择去公立医疗机构或民营医疗机构工作。

1971 年,法国推出能够使每个人公平受益的健康卡,基本上所有民营医疗机构都准许进入健康卡系统,从而,所有法国人能在公立医疗机构和民营医疗机构享有同样的社会保障,民营医院真正开始发展。

1991 年,法国决定建立区域医疗管理机构,统筹管理区域内公立医疗机构和民营医疗机构,民营医疗机构从此开始正式跟政府签合同,形成一种合约关系。

2005 年,法国实施新法律,民营医疗机构由此得到政府补偿。(新华社瞭望周刊/记者张燃苒)

7.jpg

法国 Emilie de Vialar 医院与北亚骨科医院结为中法姐妹医院。图为欧洲著名骨科专家 Caton Jacques Caton 院长访问北亚骨科医院并亲自进行手术教学。

杜儒斯:民营医疗人才问题如何解决?

在 2016 年 10 月下旬举办的中国民营医院发展年会上,欧盟的私立医院协会联盟主席、中国民营医疗协会名誉会长杜儒斯,向与千余名会者介绍了欧洲私立医院的经营状况。丁香园在会后获邀对杜儒斯先生进行了采访,并就民营医院人才困境与杜主席进行了深入探讨。

杜儒思先生说,人才培养和储备问题在全世界都有普遍性,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欧洲,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同时,不光是私立医院,对于公立医院而言这也是个非常基本的问题。

从欧洲的医疗发展轨迹来看,其发展趋势是越来越细致化,越来越专科化。举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比如今天我们有一个医生是专门做髋关节的,有另外的医生是专门做膝关节的,但是在以前的日子里面,我们可能只有一个关节科的专家,他可以同时完成髋关节和膝关节的诊治。这种专科分类越来越细致化的现象,使得我们对医生数量有更多的需求。

这些现象使得我们对人才有越来越大的需求。纵观全世界的医学院,他们首先是为公立的医疗机构来培养人才,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欧洲,公立医院由来已久,相较之下私立医院都属于新型的事物。所以我们必须理解这样一个事实:对于医学院出来的年轻学生来说,由于他们是被公立医院所培养出来的,所以他们根深蒂固的理念是公立医院可能是更加可靠的,那么对于没有接触过的私立医院,他们缺乏了解,心里自然会产生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抵触情绪。 

8.jpg

9.jpg

2018 年 1 月, 欧盟私立医院协会联盟主席杜儒斯先生在我国优秀心血管专科民营医院-山东菏泽鲁心医院考察, 并受聘该院名誉院长。

在欧洲,医生首先是一个非常好的职业,所以我们医学院的学生在选择这份职业时,是非常开心和幸福的。我们要求私立医院和公立医院一样可以进入医师培训系统,这中国可能叫做规培。为了达成这一点,我们对于私立医院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信息要透明化,医疗的水平要达到一定的水准。这样以后,私立医院才能很好地去培养我们的医学生。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们可以培养更多医学院出来的学生,同时也解决了私立医院人才缺失的问题。

医生首先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因为它是以患者的健康甚至是生命为职业对象。身为医生,我们必须保持 24 小时精神警惕,一年 365 天随时待命,我们不能享受很好的假期。此外,这个职业存在诸多限制,假设一个骨科医生有事不能出勤,消化科医生并不能够代替他进行执业。但是,这应该是一个充满人文关怀的职业。我们一旦选择了这个职业,从此非常关注他人的身体情况、他人的健康状态。

如果我们选择了这样一个充满诸多不确定性、有很大风险、有很多限制的职业,那么我们也希望国家对于我们能有一种「保护」。不一定要非常高的收入,但是至少可以保证一家老小的衣食无忧,保证医务工作者有尊严地生活。最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不管从整个社会还是到个人,都可以理解并尊重我们的价值。(丁香园/记者李盈盈)

编辑: 李盈盈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

近期热门文章
  • App下载